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elloWorld

echo "Hello world !"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金瓶梅】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  

2013-07-09 12:10:27|  分类: 古典与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金瓶梅》小说在线全本阅读

北京妞儿收藏

 

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

词曰:

    花事阑珊芳草歇,客里风光,又过些时节。

小院黄昏人忆别,泪痕点点成红血。

咫尺江山分楚越,目断神惊,只道芳魂绝。

梦破五更心欲折,角声吹落梅花月。

  话说西门庆同何千户回来,走到大街,何千户就邀请西门庆到家一饭。西门庆

再三固辞。何千户令手下把马环拉住,说道:“学生还有一事与长官商议。”于是

并辔同到宅前下马。贲四同抬盒迳往崔中书家去了。原来何千户盛陈酒筵在家等候

。进入厅上,但见兽炭焚烧,金炉香霭。正中独设一席,下边一席相陪,旁边东首

又设一席。皆盘堆异果,花插金瓶。西门庆问道:“长官今日筵何客?”何千户道

:“家公公今日下班,敢屈长官一饭。”西门庆道:“长官这等费心,就不是同僚

之情。”何千户道:“家公公粗酌屈尊,长官休怪。”一面看茶吃了。西门庆请老

公公拜见,何千户道:“家公公便出来。”

  不一时,何太监从后边出来,穿着绿绒蟒衣,冠帽皂鞋,宝石绦环。西门庆展

拜四拜:“请公公受礼。”何大监不肯,说道:“使不的。”西门庆道:“学生与

天泉同寅晚辈,老公公齿德俱尊,又系中贵,自然该受礼。”讲了半日,何大监受

了半礼,让西门庆上坐,他主席相陪,何千户旁坐。西门庆道:“老公公,这个断

然使不得。同僚之间,岂可旁坐!老公公叔侄便罢了,学生使不的。”何太监大喜

道:“大人甚是知礼,罢罢,我阁老位儿旁坐罢,教做官的陪大人就是了。”西门

庆道:“这等,学生坐的也安。”于是各照位坐下。何太监道:“小的儿们,再烧

了炭来。今日天气甚是寒冷。”须臾,左右火池火叉,拿上一包水磨细炭,向火盆

内只一倒。厅前放下油纸暖帘来,日光掩映,十分明亮。何太监道:“大人请宽了

盛服罢。”西门庆道:“学生里边没穿甚么衣服,使小价下处取来。”何太监道:

“不消取去。”令左右接了衣服,“拿我穿的飞鱼绿绒氅衣来,与大人披上。”西

门庆笑道:“老先生职事之服,学生何以穿得?”何太监道:“大人只顾穿,怕怎

的!昨日万岁赐了我蟒衣,我也不穿他了,就送了大人遮衣服儿罢。”不一时,左

右取上来,西门庆令玳安接去员领,披上氅衣,作揖谢了。又请何千户也宽去上盖

陪坐。

  又拿上一道茶来吃了,何太监道:“叫小厮们来。”原来家中教了十二名吹打

的小厮,两个师范领着上来磕头。何太监就吩咐动起乐来,然后递酒上坐。何太监

亲自把盏,西门庆慌道:“老公公请尊便。有长官代劳,只安放钟箸儿就是一般。

”何太监道:“我与大人递一钟儿。我家做官的初入芦苇,不知深浅,望乞大人凡

事扶持一二,就是情了。”西门庆道:“老公公说那里话!常言:同僚三世亲。学

生亦托赖老公公余光,岂不同力相助!”何太监道:“好说,好说。共同王事,彼

此扶持。”西门庆也没等他递酒,只接了杯儿,领到席上,随即回奉一杯,安在何

千户并何太监席上,彼此告揖过,坐下。吹打毕,三个小厮连师范,在筵前银筝象

板,三弦琵琶,唱了一套《正宫·端正好》“雪夜访赵普”、“水晶宫鲛绡帐”。

唱毕下去。

  酒过数巡,食割两道,看看天晚,秉上灯来。西门庆唤玳安拿赏赐与厨役并吹

打各色人役,就起身,说道:“学生厚扰一日了,就此告回。”那公公那里肯放,

说道:“我今日正下班,要与大人请教。有甚大酒席,只是清坐而已,教大人受饥

。”西门庆道:“承老公公赐这等美馔,如何反言受饥!学生回去歇息歇息,明早

还要与天泉参谒参谒兵科,好领札付挂号。”何太监道:“既是大人要与我家做官

的同干事,何不令人把行李搬过来我家住两日?我这后园儿里有几间小房儿,甚是

僻静,就早晚和做官的理会些公事儿也方便些,强如在别人家。”西门庆道:“在

这里最好,只是使夏公见怪,相学生疏他一般。”何太监道:“没的说。如今时年

,早晨不做官,晚夕不唱喏,衙门是恁偶戏衙门。虽故当初与他同僚,今日前官已

去,后官接管承行,与他就无干。他若这等说,他就是个不知道理的人了。今日我

定要和大人坐一夜,不放大人去。”唤左右:“下边房里快放桌儿,管待你西门老

爹大官儿饭酒。我家差几个人,跟他即时把行李都搬了来。”又吩咐:“打扫后花

园西院干净,预备铺陈,炕中笼下炭火。”堂上一呼,阶下百诺,答应下去了。西

门庆道:“老公公盛情,只是学生得罪夏公了。”何太监道:“他既出了衙门,不

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他管他那銮驾库的事,管不的咱提刑所的事了。难怪于你。”

不由分说,就打发玳安并马上人吃了酒饭,差了几名军牢,各拿绳扛,迳往崔中书

家搬取行李去了。

  何太监道:“又一件相烦大人:我家做官的到任所,还望大人替他看所宅舍儿

,好搬取家小。今先教他同大人去,待寻下宅子,然后打发家小起身。也不多,连

几房家人也只有二三十口。”西门庆道:“老公公吩咐,要看多少银子宅舍?”何

太监道:“也得千金外房儿才够住。”西门庆道:“夏龙溪他京任不去了,他一所

房子倒要打发,老公公何不要了与天泉住,一举两得其便。此宅门面七间,到底五

层,仪门进去大厅,两边厢房,鹿角顶,后边住房、花亭,周围群房也有许多,街

道又宽阔,正好天泉住。”何太监道:“他要许多价值儿?”西门庆道:“他对我

说原是一千三百两,又后边添盖了一层平房,收拾了一处花亭。老公公若要,随公

公与他多少罢了。”何太监道:“我托大人,随大人主张就是了。趁今日我在家,

差个人和他说去,讨他那原文书我瞧瞧。难得寻下这房舍儿,我家做官的去到那里

,就有个归着了。”

  不一时,只见玳安同众人搬了行李来回话。西门庆问:“贲四、王经来了不曾

?”玳安道:“王经同押了衣箱行李先来了。还有轿子,叫贲四在那里看守着哩。

”西门庆因附耳低言:“如此这般上覆夏老爹,借过那里房子的原契来,何公公要

瞧瞧。就同贲四一答儿来。”这玳安应的去了。不一时,贲四青衣小帽,同玳安拿

文书回西门庆说:“夏老爹多多上覆:既是何公公要,怎好说价钱!原文书都拿的

来了。又收拾添盖,使费了许多,随爹主张了罢。”西门庆把原契递与何太监亲看

了一遍,见上面写着一千二百两,说道:“这房儿想必也住了几年,未免有些糟烂

,也别要说收拾,大人面上还与他原价。”那贲四连忙跪下说:“何爷说的是。自

古道:使的憨钱,治的庄田。千年房舍换百主,一番拆洗一番新。”何太监听了喜

欢道:“你是那里人?倒会说话儿。常言成大事者不惜小费,其实说的是。他教甚

么名字?”西门庆道:“他名唤贲四。”何太监道:“也罢,没个中人儿,你就做

个中人儿,替我讨了文书来。今日是个好日期,就把银子兑与他罢。”西门庆道:

“如今晚了,待的明日也罢了。”何太监道:“到五更我早进去,明日大朝。今日

不如先交与他银子,就了事。”西门庆问道:“明日甚时驾出?”何太监道:“子

时驾出到坛,三更鼓祭了,寅正一刻就回宫。摆了膳,就出来设朝,升大殿,朝贺

天下,诸司都上表拜冬。次日,文武百官吃庆成宴。你每是外任官,大朝引奏过就

没事了。”说毕,何太监吩咐何千户进后边,打点出二十四锭大元宝来,用食盒抬

着,差了两个家人,同贲四、玳安押送到崔中书家交割。夏公见抬了银子来,满心

欢喜,随即亲手写了文契,付与贲四等,拿来递上。何太监不胜欢喜,赏了贲四十

两银子,玳安、王经每人三两。西门庆道:“小孩子家,不当赏他。”何太监道:

“胡乱与他买嘴儿吃。”三人磕头谢了。何太监吩咐管待酒饭,又向西门庆唱了两

个喏:“全仗大人余光。”西门庆道:“还是看老公公金面。”何太监道:“还望

大人对他说说,早把房儿腾出来,就好打发家小起身。”西门庆道:“学生一定与

他说,教他早腾。长官这一去,且在衙门公廨中权住几日。待他家小搬到京,收拾

了,长官宝眷起身不迟。”何太监道:“收拾直待过年罢了,先打发家小去才好。

十分在衙门中也不方便。”

  说话之间,已有一更天气,西门庆说道:“老公公请安置罢!学生亦不胜酒力

了。”何大监方作辞归后边歇息去了。何千户教家乐弹唱,还与西门庆吃了一回,

方才起身,送至后园。三间书院,台榭湖山,盆景花木,房内绛烛高烧,篆内香焚

麝饼,十分幽雅。何千户陪西门庆叙话,又看茶吃了,方道安置,归后边去了。

  西门庆摘去冠带,解衣就寝。王经、玳安打发了,就往下边暖炕上歇去了。西

门庆有酒的人,睡在枕畔,见满窗月色,翻来复去。良久只闻夜漏沉沉,花阴寂寂

,寒风吹得那窗纸有声,况离家已久。正要呼王经进来陪他睡,忽听得窗外有妇人

语声甚低,即披衣下床,[革及]着鞋袜,悄悄启户视之。只见李瓶儿雾[髟丐]

云鬟,淡妆丽雅,素白旧衫笼雪体,淡黄软袜衬弓鞋,轻移莲步,立于月下。西门

庆一见,挽之入室,相抱而哭,说道:“冤家,你如何在这里?”李瓶儿道:“奴

寻访至此。对你说,我已寻了房儿了,今特来见你一面,早晚便搬去了。”西门庆

忙问道:“你房儿在于何处?”李瓶儿道:“咫尺不远。出此大街迤东,造釜巷中

间便是。”言讫,西门庆共他相偎相抱,上床云雨,不胜美快之极。已而整衣扶髻

,徘徊不舍。李瓶儿叮咛嘱咐西门庆道:“我的哥哥,切记休贪夜饮,早早回家。

那厮不时伺害于你,千万勿忘!”言讫,挽西门庆相送。走出大街上,见月色如昼

,果然往东转过牌坊,到一小巷,见一座双扇白板门,指道:“此奴之家也。”言

毕,顿袖而入。西门庆急向前拉之,恍然惊觉,乃是南柯一梦。但见月影横窗,花

枝倒影矣。西门庆向褥底摸了摸,见精流满席,余香在被,残唾犹甜。追悼莫及,

悲不自胜。正是:

    玉宇微茫霜满襟,疏窗淡月梦魂惊。

    凄凉睡到无聊处,恨杀寒鸡不肯鸣。

  西门庆梦醒睡不着,巴不得天亮。比及天亮,又睡着了。次日早,何千户家童

仆起来伺候,打发西门庆梳洗毕,何千户又早出来陪侍,吃了姜茶,放桌儿请吃粥

。西门庆问:“老公公怎的不见?”何千户道:“家公公从五更就进内去了。”须

臾拿上粥来。吃了粥,又拿上一盏肉圆子馄饨鸡蛋头脑汤。一面吃着,就吩咐备马

。何千户与西门庆冠冕,仆从跟随,早进内参见兵科。出来,何千户便分路来家,

西门庆又到相国寺拜智云长老。长老又留摆斋。西门庆只吃了一个点心,余者收与

手下人吃了,就起身从东街穿过来,要往崔中书家拜夏龙溪去。因从造釜巷所过,

中间果见有双扇白板门,与梦中所见一般。悄悄使玳安问隔壁卖豆腐老姬:“此家

姓甚名谁?”老姬答道:“此袁指挥家也。”西门庆于是不胜叹异。到了崔中书家

,夏公才待出门拜人,见西门庆到,忙令左右把马牵过,迎至厅上,拜揖叙礼。西

门庆令玳安拿上贺礼:青织金绫[纟宁]一端、色缎一端。夏公道:“学生还不曾

拜贺长官,到承长官先施。昨日小房又烦费心,感谢不尽。”西门庆道:“昨日何

太监说起看房,我因堂尊分上,就说此房来。何公讨了房契去看了,一口就还原价

。果是内臣性儿,立马盖桥就成了。还是堂尊大福!”说毕,二人笑了。夏公道:

“何天泉,我也还未回拜他。”因问:“他此去与长官同行罢了。”西门庆道:“

他已会定同学生一路去,家小且待后。昨日他老公公多致意,烦堂尊早些把房儿腾

出来,搬取家眷。他如今权在衙门里住几日罢了。”夏公道:“学生也不肯久稽,

待这里寻了房儿,就使人搬取家小。也只待出月罢了。”说毕,西门庆起身,又留

了个拜帖与崔中书,夏公送出上马,归至何千户家。何千户又早有午饭等候。西门

庆悉把拜夏公之事说了一遍:“腾房已在出月。”何千户大喜,谢道:“足见长官

盛情。”

  吃毕饭,二人正在厅上着棋,忽左右来报:“府里翟爹差人送下程来了。抓寻

到崔老爹那里,崔老爹使他这里来了。”于是拿帖看,上写着:“谨具金缎一端、

云[纟宁]一端、鲜猪一口、北羊一腔、内酒一坛、点心二盒。眷生翟谦顿首拜。

”西门庆见来人,说道:“又蒙你翟爹费心。”一面收了礼物,写回帖,赏来人二

两银子,抬盒人五钱,说道:“客中不便,有亵管家。”那人磕头收了。王经在旁

悄悄说:“小的姐姐说,教我府里去看看爱姐,有物事捎与他。”西门庆问:“甚

物事?”王经道:“是家中做的两双鞋脚手。”西门庆道:“单单儿怎好拿去?”

吩咐玳安:“我皮箱内有带的玫瑰花饼,取两罐儿。”就把口帖付与王经,穿上青

衣,跟了来人往府里看爱姐不题。这西门庆写了帖儿,送了一腔羊、一坛酒谢了崔

中书,把一口猪、一坛酒、两盒点心抬到后边孝顺老公公。何千户拜谢道:“长官

,你我一家,如何这等计较!”

  且说王经到府内,请出韩爱姐,外厅拜见了。打扮的如琼林玉树一般,比在家

出落自是不同,长大了好些。问了回家中事务,管待了酒饭,见王经身上单薄,与

了一件天青[纟宁]丝貂鼠氅衣儿,又与了五两银子,拿来回覆西门庆话。西门庆

大喜。正与何千户下棋,忽闻绰道之声,门上人来报:“夏老爹来拜,拿进两个拜

帖儿。”两个忙迎接到厅叙礼,何千户又谢昨日房子之事。夏公具了两分缎帕酒礼

,奉贺二公。西门庆与何千户再三致谢,令左右收了。夏公又赏了贲四、玳安、王

经十两银子,一面分宾主坐下。茶罢,共叙寒温。夏公道:“请老公公拜见。”何

千户道:“家公公进内去了。”夏公又留下了一个双红拜帖儿,说道:“多顶上老

公公,拜迟,恕罪!”言毕,起身去了。何千户随即也具一分贺礼,一匹金缎,差

人送去,不在言表。

  到晚夕,何千户又在花园暖阁中摆酒与西门庆共酌,家乐歌唱,到二更方寝。

西门庆因昨日梦遗之事,晚夕令王经拿铺盖来书房地平上睡。半夜叫上床,搂在被

窝内。两个口吐丁香,舌融甜唾。正是:

    不能得与莺莺会,且把红娘去解馋。

  一晚题过。到次日,起五更与何千户一行人跟随进朝。先到待漏院伺候,等的

开了东华门进入。但见:

    星斗依稀禁漏残,禁中环佩响珊珊。

    欲知今日天颜喜,遥睹蓬莱紫气皤。

少顷,只听九重门启,鸣哕哕之鸾声;阊阖天开,睹巍巍之衮冕。当时天子祀毕南

郊回来,文武百官聚集,等候设朝。须臾钟响,天子驾出大殿,受百官朝贺。须臾

,香球拨转,帘卷扇开。正是:

    晴日明开青锁闼,天风吹下御炉香。

    千条瑞霭浮金阙,一朵红云捧玉皇。

这皇帝生得尧眉舜目,禹背汤肩,才俊过人,口工诗韵,善写墨君竹,能挥薛稷书

,通三教之书,晓九流之典。朝欢暮乐,依稀似剑阁孟商王;爱色贪花,仿佛如金

陵陈后主。当下驾坐宝位,静鞭响罢,文武百官秉简当胸,向丹墀五拜三叩头,进

上表章。已而有殿头官口传圣旨道:“朕今即位二十祀矣。艮岳于兹告成,上天降

瑞,今值覆端之庆,与卿共之。”言未毕,班首中闪过一员大臣来,朝靴踏地响,

袍袖列风生。视之,乃左丞相崇政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太师鲁国公蔡京也。幞头象

简,俯伏金阶,口称: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!臣等诚惶诚恐,稽首顿首,恭惟皇

上御极二十祀以来,海宇清宁,天下丰稔,上天降鉴,祯祥叠见。三边永息兵戈,

万国来朝天阙。银岳排空,玉京挺秀。宝[竹录]膺颁于昊阙,绛宵深耸于乾宫。

臣等何幸,欣逢盛世,交际明良,永效华封之祝,常沾日月之光。不胜瞻天仰圣,

激切屏营之至!谨献颂以闻。”良久,圣旨下来:“贤卿献颂,益见忠诚,朕心嘉

悦。诏改明年为重和元年,正月元旦受定命宝,肄赦覃赏有差。”蔡大师承旨下来

。殿头官口传圣旨:“有事出班早奏,无事卷帘退朝。”言未毕,见一人出离班部

,倒笏躬身,绯袍象简,玉带金鱼,跪在金阶,口称:“光禄大夫掌金吾卫事太尉

太保兼太子太保臣朱[面力],引天下提刑官员章隆等二十六员,例该考察,已更

改补、缴换札付,合当引奏。未敢擅便,请旨定夺。”于是二十六员提刑官都跪在

后面。不一时,圣旨传下来:“照例给领。”朱太尉承旨下来。天子袍袖一展,群

臣皆散,驾即回宫。百官皆从端礼门两分而出。那十二象不待牵而先走,镇将长随

纷纷而散。朝门外车马纵横,侍仗罗列。人喧呼,海沸波翻;马嘶喊,山崩地裂。

众提刑官皆出朝上马,都来本衙门伺候。良久,只见知印拿了印牌来,传道:“老

爷不进衙门了,已往蔡爷、李爷宅内拜冬去了。”以此众官都散了。

  西门庆与何千户回到家中。又过了一夕,到次日,衙门中领了札付,又挂了号

,又拜辞了翟管家,打点残装,收拾行李,与何千户一同起身。何太监晚夕置酒饯

行,嘱咐何千户:“凡事请教西门大人,休要自专,差了礼数。”从十一月二十日

东京起身,两家也有二十人跟随,竟往山东大道而来。已是数九严寒之际,点水滴

冻之时,一路上见了些荒郊野路,枯木寒鸦。疏林淡日影斜晖,暮雪冻云迷晚渡。

一山未尽一山来,后村已过前村望。比及刚过黄河,到水关八角镇,骤然撞遇天起

一阵大风。但见:

    非干虎啸,岂是龙吟?卒律律寒飙扑面,急飕飕冷气侵人。初时节无

  踪无影,次后来卷雾收云。吹花摆柳白茫茫,走石扬砂昏惨惨。刮得那大

  树连声吼,惊得那孤雁落深濠。须臾,砂石打地,尘土遮天。砂石打地,

  犹如满天骤雨即时来;尘土遮天,好似百万貔貅卷土至。这风大不大?真

  个是吹折地狱门前树,乱起酆都顶上尘;常娥急把蟾官闭,列子空中叫救

  人。险些儿玉皇住不得昆仑顶,只刮得大地乾坤上下摇。

西门庆与何千户坐着两顶毡帏暖轿,被风刮得寸步难行。又见天色渐晚,恐深林中

撞出小人来,西门庆吩咐手下:“快寻那里安歇一夜,明日风住再行罢。”抓寻了

半日,远远望见路旁一座古刹,数株疏柳,半堵横墙。但见:

    石砌碑横梦草遮,回廊古殿半欹斜。

    夜深宿客无灯火,月落安禅更可嗟。

西门庆与何千户忙入寺中投宿,上题着“黄龙寺”。见方丈内几个僧人在那里坐禅

,又无灯火,房舍都毁坏,半用篱遮。长老出来问讯,旋吹火煮茶,伐草根喂马。

煮出茶来,西门庆行囊中带得干鸡腊肉果饼之类,晚夕与何千户胡乱食得一顿。长

老爨一锅豆粥吃了,过得一宿。次日风止天晴,与了和尚一两银子相谢,作辞起身

往山东来。正是:

    王事驱驰岂惮劳,关山迢递赴京朝。

    夜投古寺无烟火,解使行人心内焦。

 

 

回金瓶梅总目录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回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